林業 使用指南
當前位置:關注森林 > 報送平臺 > 10分 > 正文

吳業飛:37年守護梅花鹿(騰訊網7月17日報道)

媒體:騰訊網  作者:鐘南清 趙平
專業號:江西省林業局信息宣傳中心 2019/7/18 10:54:11

圖片

吳業飛(前)與同事在山上巡護。(圖片由 江西桃紅嶺梅花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提供)

他叫吳業飛,今年56歲。中等身材,皮膚黝黑,經常頭戴一頂草帽,走路咚咚響,樣子像村民,當地的林農習慣叫他業飛。

1981年,江西桃紅嶺梅花鹿省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建立;次年,吳業飛就來到了保護區工作,從省級自然保護區到國家級保護區,一路從艱苦中走來,一干就是37年。目前擔任江西桃紅嶺梅花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黃花保護站站長。

作為一名共產黨員、一名職工,他沒有轟轟烈烈的創舉,也沒有驚天動地的業績。但是,吳業飛為保護野生華南亞種梅花鹿所做的工作保護區轄區的干部群眾都知道。

為了保護野生梅花鹿,他不算一位好丈夫好父親,疏于對家庭的照顧讓他失去了女兒;他很不近人情,積極同盜獵分子作斗爭,把自己的發小送進了監獄;他雖然沒有了好身體,為了桃紅嶺上的呦呦鹿鳴,如今還依然在堅守。

他不是位“好”父親

吳業飛總是把保護野生梅花鹿的工作放在第一位,家里的事放在第二。

保護區剛建立時,保護站沒有交通工具,上山巡護全靠兩條腿,一天下來,要走幾十公里路,一年要走上萬里路。遇上雨天,巡護一天回來,整個成了泥人。吳業飛告訴記者:“我剛來保護區工作的時候,保護站沒有通電、通水、通路,住的是草棚,晚上用煤油燈照明。夏天蚊蟲特別多,冬天高山上冰天雪地日夜徹骨的寒冷。就在這樣的環境,沒有想到自己一干就是30多年。” 吳業飛笑哈哈地說。

1990年,對于吳業飛的家庭來說,是一個特別不幸的年份。那年冬天,他帶著兩歲多的女兒在聶家山保護站護鹿。一天夜里下著雪,一頭母鹿及兩頭幼崽凍倒在雪地里,奄奄一息,他當即前往救護,經過一番努力,終于將母鹿和兩頭幼崽救活。深夜,當他回到保護站時卻發現女兒打翻了煤爐上燒的開水壺,全身嚴重燙傷,已奄奄一息。吳業飛在當地群眾的幫助下將女兒緊急送到九江市醫院急診,最終女兒還是因傷口感染嚴重不幸夭折。

為此吳業飛非常自責,說自己不是一位稱職的父親,但他又說,保護梅花鹿是自己的職責,不能放著雪地里的母鹿和幼崽不管。“至今我也不后悔救鹿,只后悔沒有安頓好女兒。”“直到幾年后,第二個孩子出生,吳業飛和妻子才從失去女兒的陰影中慢慢走出來。”吳業飛的同事陳啟俊告訴記者。說到那一段經歷,吳業飛這位硬漢的眼里還含著淚花。

他把發小送去坐牢

吳業飛他為了野生梅花鹿的棲息地在保護野生動植物工作上做到鐵面無私,面對盜獵、伐樹、偷采藥材等不法分子的威逼利誘毫不畏懼。

2008年5月的一天晚上,吳業飛從保護區巡查回家,妻子告訴他,有一位陌生人來家里,放下一個信封便走了。吳業飛拆開信封一看,發現里面裝有四千元錢。他立即聯想到兩天前,有一位朋友帶來做木材生意的鄱陽人曾找過他,想在保護區所轄的山場里砍伐一批木材,要他出面多多關照。第二天一大早,吳業飛找到那位送禮人,將禮金退還并告訴他:“梅花鹿保護區里的樹一棵都不能砍,幫你去砍樹你我都是犯法,犯法的事我們絕對不能做。”

圖片

吳業飛(右二)與同事在規劃野生梅花鹿棲息區(圖片由 江西桃紅嶺梅花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提供)

面對金錢擊不倒的吳業飛,一些偷盜分子開始采取強硬手段。2016年,吳業飛和妻子回上十嶺老家過端午節。途中,他接到當地一名群眾用手機舉報,說有人在楊山壟山場放鐵夾子。于是,吳業飛讓妻子騎車帶著孩子先回家,自己步行七八里路去楊山壟山場巡查,果然發現一名偷獵者在放鐵夾子。吳業飛二話沒說上前便沒收了那人的鐵夾子。那人見只有吳業飛一個人,便拿出一把砍刀來威脅他,叫他識相點趕緊放下鐵夾子別管閑事。面對兇狠的盜獵者,吳業飛沒有退卻。他指著盜獵者說:“我勸你立即放下砍刀,老老實實跟我去保護站接受處罰,如果你今天想砍死我,沒關系,至少我是英雄,死得其所,但你一定難逃法律的制裁,要吃槍子。”那人見砍刀嚇不倒吳業飛,便沖上來搶吳業飛手里的鐵夾子。吳業飛毫不相讓,結果兩人揪打在一起。兩人正打得不可開交,吳業飛的妻子騎著摩托車趕到了,夫妻二人合力制服了偷獵者,偷獵者最終得到了懲罰。像這樣的事在他身上發生過很多次。

多年來,針對破壞野生梅花鹿和棲息地資源的違法行為,吳業飛堅持發現一起處罰一起,沒有一起偷盜行為因為人情而免受處罰。

從小與吳業飛一起長大的上十嶺墾殖場同學林某某,曾經被當地群眾舉報過放電網獵捕野生動物。吳業飛去他家里查了好幾回都沒有什么發現,吳業飛對林某某進行過多次口頭教育,讓同學不要做這事,但他同學屢教不改,還企圖通過送煙酒、野味來賄賂吳業飛,但被其當面呵斥,將東西狠狠的丟出門外。2017年1月12日,吳業飛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終于掌握了確切的線索,帶著森林公安上門,將林某某抓獲現行,林某某最終被法院依法以非法狩獵罪判刑。

他不愛惜身體

吳業飛幾十年長期一個人堅守在大山深處的保護站里,自已種菜,挑水,做飯。

草帽、砍刀、手電筒、餅干是吳業飛隨身攜帶的“四件寶”。

每天早上吃完早飯,他就要到山上去巡護,做調查研究,直到天黑才打著手電筒回到保護站,中午經常就著山泉山吃點干糧充饑。

在野生梅花鹿保護工作中,經常有舉報的線索就要在山中蹲守,一守就是連著幾個晚上。

2007年7月18日下午,吳業飛接到當地群眾舉報說,在保護站轄區內有偷獵者放了吊弓,要獵捕野生動物。

吳業飛同另外兩名同事凌晨2點鐘起來,在進山的路口蹲守。為了人贓并獲,等到偷獵者騎車下山時,吳業飛和同事攔下摩托車要檢查他的簍子,偷獵者發現了,突然啟動摩托車,將吳業飛拖拽十來米逃跑了。吳業飛沒有在意身上的傷痛,立即和同事一起騎摩托車追擊,追了2公里后,因路況不好,泥濘不堪,摩托車翻車,吳業飛摔傷了腿,骨折后做了手術。

吳業飛說,像這樣的事在他身上發生過很多次。類似的故事,在保護區每個巡護員的身上,或多或少都發生過。特別是晚上,有時遇到盜獵或盜伐者,他們見你一個人,便將你打一頓,然后將你扔到一邊。采訪中,我們問吳業飛,面對這些窮兇極惡的歹徒時,有沒有怕過、退縮過?吳業飛說:“要說不怕那是假話,但我們堅信邪不壓正。”

面對夾子、電網等危害大、移動性強、難于查現行的捕獵行為,吳業飛深惡痛絕,有時候在巡護中發現電網捕獵剩下的鳥類骨骸、動物的皮毛等,他經常氣得捶胸頓足。幾十年下來,由于沒有規律的生活,讓吳業飛落下了一身的病痛。

圖片

吳業飛(左二)與同事在巡護中休息時喝山泉水(圖片由 江西桃紅嶺梅花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提供)

90年代后,保護區不斷發展壯大,先后有許多年輕人來到保護區工作,局領導多次要調吳業飛到保護區機關去工作,都被他婉言拒絕。“去哪里都是做事,我從小在山區長大,在保護站才能更好地發揮自己的一技之長。經常看到越來越多的野生梅花鹿出現在深山叢林中,我就心滿意足。”他如是說。

因為有像吳業飛這樣的護鹿人經過長期的保護管理和宣傳,加上當地群眾經濟水平和文化素質的逐步提高,群眾對自然保護區的工作有了深刻的理解,認識到了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意義。從抵觸到合作,從被動到主動,從“要我管”到“我要管”。如今,桃紅嶺保護區梅花鹿的棲息地有了非常大的改善,種群數量也在不斷擴大。

正是有了吳業飛這些護鹿人的努力,才使得桃紅嶺保護區的梅花鹿由成立之初的60多頭,發展為現在的近400多頭。

把37年青春奉獻給了野生華南亞種梅花鹿的保護事業,無怨無悔。吳業飛說:“我今年56歲,我人生的一半多都在保護站度過,除了過年、過節,基本上都是在保護站。”他把自己人生最美的時光給了大山,大山以越來越多的野生華南亞種梅花鹿回報,也算是“如嘗所愿”。可試問又有幾個人能做到堅守在大山深處1萬3千多個日日夜夜,巡護走了10多萬公里的路?他,吳業飛做到了。

如同往日一樣,吳業飛走出木屋,上山巡護,我們站定原地,仿佛聽到了桃紅嶺上的呦呦鹿鳴。

(文:鐘南清 趙平)

 

閱讀 104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

 

3d试机号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