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業 使用指南

扎龍濕地上的“人鶴傳奇”

媒體:光明日報  作者:趙洪波 張士英
專業號:日月峽資訊 2019/7/18 8:34:20

鶴鄉之月 光明圖片 孟一民

生命 光明圖片 姜天江攝

徐卓在喂養丹頂鶴 光明圖片 徐惠攝

鶴韻 本報記者 光明圖片 趙洪波攝

近賞鶴姿 光明圖片 張亮攝

七月是黑龍江齊齊哈爾扎龍濕地最美的時候。在那里,我們邂逅了這片濕地上神秘美麗的精靈——丹頂鶴。在一處湖水環繞的小山坡下,我們見到了仿佛從《山海經》中飛來的這群神鳥。

一陣清風迎面而來,山坡后一群白色的丹頂鶴呼嘯著從我們頭頂掠過,像閃電也像夢境。人群開始歡呼起來,紛紛舉起手機和相機。丹頂鶴闊大的翅膀掠過寂靜的濕地,高亢的鳴叫穿透九天云皋,好像向我們宣示它們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

丹頂鶴,是鶴類中的一種,因頭頂有紅冠而得名。它也是傳說中的仙鶴,在我國傳統文化中象征著幸福、吉祥、長壽和忠貞。可現實中,這種神鳥卻瀕臨滅絕。據有關數據統計,目前全世界9775種鳥類中就有1212種瀕臨滅絕,丹頂鶴就位列其中。世界上現存的野生丹頂鶴約2400只。東亞地區,中國、日本、朝鮮、韓國等是其主要棲息地。其中,中國丹頂鶴的種群最大、數量最多,約有1000余只。黑龍江齊齊哈爾扎龍、江蘇鹽城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丹頂鶴等珍禽的主要保護地、棲息地。

一道道耀眼的銀光劃過翠綠的濕地,潔白的仙鶴自由翱翔在藍天白云上。在扎龍,不僅丹頂鶴的美麗打動人們,更有一家三代保護丹頂鶴的故事感人至深。

“走過這片蘆葦坡,你可曾聽說,有一位女孩,她留下一首歌……”這首20世紀80年代響徹大江南北的歌曲唱的是扎龍濕地徐秀娟的故事。這是當年中國人心中一段難以忘懷的旋律,它引出的是徐秀娟一家三代人用心血和生命接續研究保護丹頂鶴的事跡。

1976年,徐秀娟的父親徐鐵林參與籌建扎龍濕地保護區,成為扎龍濕地最早的鶴類保護工程師。他把自家的房子騰出來保護丹頂鶴,最初保護區的工作牌就掛在他家里。徐鐵林最早提出對丹頂鶴采取人工孵化、半野化馴養模式,還曾發表過《丹頂鶴半人工飼養的研究》《丹頂鶴群體放飛技術的研究》等論文。丹頂鶴人工孵化當時是世界難題,徐鐵林費盡心思使其成活率達到了90%以上。去美國訪問時,當地請他留下,他卻說:“我的事業在中國,扎龍需要我。”

徐秀娟,中國第一位馴鶴姑娘,也是我國環境保護戰線第一位因公殉職的烈士。1985年,從小就跟隨父親一起飼養丹頂鶴的徐秀娟,自費到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系進修。1986年她剛一結業,就接到江蘇鹽城自然保護區的工作邀請,希望她能到當地一起搞科研,共同創建灘涂珍禽自然保護區。鹽城是丹頂鶴的主要越冬地,與扎龍一南一北,遙相呼應。徐秀娟為了丹頂鶴保護事業,離開了熟悉的扎龍,不遠萬里只身南下。在江蘇鹽城自然保護區,徐秀娟成功解決了世界級難題——丹頂鶴低緯度越冬區孵化問題,她在這里單獨飼養的幼鶴成活率達到100%。徐秀娟善于運用科學知識來研究保護丹頂鶴,她撰寫的論文《越冬地丹頂鶴的半散放飼養》在全國第三次鶴類保護會議上獲得許多專家贊揚。當年,她被江蘇省評為鹽城保護區先進工作者,成為江蘇省動物協會會員,并獲得鹽城市環保局頒發的科技獎。

1987年9月16日,徐秀娟在鹽城自然保護區為尋找走失的兩只天鵝不幸滑進沼澤地而犧牲,她將23歲的青春年華獻給了一生熱愛并為之嘔心瀝血的護鶴事業。徐秀娟的日記里寫有這樣一段話:“我可以不要舒適,不要家庭,不要金錢,不要我應得的一切,甚至命也不要了;但我不相信,女子不能干一番事業。”

藍天上,一直要有鶴飛翔。1996年,徐秀娟的弟弟徐建峰受姐姐的影響,毅然也放棄城市里國企的“金飯碗”來到扎龍自然保護區,當起了護鶴人,經過他人工飼養、繁育的丹頂鶴達到上百只。十幾年里,他開展了許多丹頂鶴野外散養、繁殖等多項研究,為國家野化丹頂鶴打下了堅實基礎。2014年4月19日,徐建峰由于連日加班過度疲勞,在去看護幼鶴的途中駕駛摩托車失控掉入水溝,不幸殉職,年僅47歲。保護丹頂鶴,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其實十分艱辛和困難,有時也會面臨犧牲生命的可能。徐家先后失去了兩位年輕的親人,一個家庭與丹頂鶴的故事再次令人扼腕,潸然淚下。

人鶴情,三代不了緣。2016年,徐卓——徐建峰的女兒,徐秀娟的侄女,再次接過護鶴的重擔和接力棒。父親徐建峰犧牲的那一年,徐卓正在東北農業大學學習園藝專業。父親去世后,徐卓堅決向學校提出申請要求轉學到姑姑徐秀娟曾就讀的東北林業大學,學習野生動物保護。東北農大有意保送她讀研究生,她放棄了。2016年,徐卓從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與自然保護區管理專業畢業,主動來到扎龍保護區科研監測中心工作。

循著爺爺、姑姑、爸爸的足跡,徐卓成為第三代護鶴人。黑框眼鏡、馬尾辮、樸實的裝扮,靦腆而又堅定的徐卓像一只小鶴一樣。徐卓在大學讀書時,就開始對扎龍自然保護區鳥類保護進行研究,寫出了《扎龍保護區旅游區鳥類的時空分布》等諸多論文。來到扎龍后,徐卓小小的身影每天扎在高高的蘆葦叢中和濕地深處,就丹頂鶴和其他鳥類的飼養、繁育、防疫、救治等工作忙碌著。她在日記里寫道:“我會讓丹頂鶴與我們家的美麗情緣延續下去,哪怕像姑姑和爸爸一樣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子承父業,對于第三代護鶴人徐卓來說,不僅僅是一種對家人的懷念,更是一份對生態保護事業的責任和堅守。

齊齊哈爾,別稱“鶴城”,在這座城里,像徐秀娟一家三代人一樣,保護丹頂鶴和生態已經成為每個人融入血液的使命和擔當。齊齊哈爾市委書記孫珅曾在紀念徐秀娟烈士主題活動上說:“養鶴姑娘、全國首位環保烈士徐秀娟,一家三代人扎根濕地、馴鶴護鶴,譜寫了鶴城最美的生態贊歌。他們的事跡和精神,是鶴城人民愛護家園的真實寫照,是生態文明的最鮮亮底色。”現在的齊齊哈爾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生態,實施最嚴格的生態和環境綜合治理,堅決為子孫后代留下一片碧水藍天。

2019年7月5日,當年徐秀娟因守護丹頂鶴而犧牲的地方——江蘇鹽城自然保護區傳來好消息:中國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一年來,在鹽城丹頂鶴、麋鹿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7萬多畝濕地得到恢復。保護丹頂鶴,已經從齊齊哈爾傳遞到江蘇鹽城、全國乃至世界。從1976年到2019年,跨越43年,扎龍的丹頂鶴從瀕臨滅絕的一百多只,到現在的近千只,三代人的努力,用真摯的愛和生命換來了丹頂鶴種群的延續。

第一代護鶴人徐鐵林曾說,他一生只在做護鶴一件事:十月送它們離去,春天迎它們歸來。每當丹頂鶴“呦呦”地鳴叫著飛過扎龍村莊,這位老人就知道,他的娟子、他的峰兒,他的孩子們,就又回來了。

我們抬頭望向天空,盤旋頭頂的丹頂鶴久久不肯離開人們,清脆的鳴叫聲似乎在向我們述說著許多美麗的故事。(記者 趙洪波 張士英)

閱讀 341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

 

3d试机号走势图连线